第10节阑珊月影(20/47)

admin
“看来是我多心了。虽然有人生如戏一说,但是游戏又怎么会变成真实的人生呢?”任意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自嘲地笑了笑,摇头将头脑中那个近乎荒谬的想法逐出思考范围之外。天际,响起一声淡淡叹息:“个人的理解能力往往受到自身见识的禁锢,从而在无形中为自己套上了局限的枷锁!习惯惯性思维的人往往无法理解习惯性事物范围之外的东西,却不知唯有大胆的思维创新方能带来新的发展!任意,我是否高估了你?竟然和俗人一般犯这种坐井观天的错误,你难道到不知道,你所掌握的知识就象那井中的青蛙所知道的那一小片天空一般,远远未窥全豹啊!”将那个烦人的想法抛到一边之后,任意的心情也大为好转起来。经过和绾绾一夜的彻谈。任意了解到了不少重要的信息:其一,魔门每二十年一次的会武大会在下个月就要召开!这对于自己是一个好机会,按照惯例,只要自己在大会上技压群雄。自己一统魔门的事情就大有可为之势!其二,现在魔门中势力最为深广、浑厚的阴癸派有意与自己这个‘圣帝’合作!‘阴后’祝玉研大为支持此事!可以视为以后的一大潜助力。其三,尽管心底有些不愿面对。但出于事实,任意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天魔功已经登峰造极,晋入‘无相天魔’境界的绾绾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而这种吸引力逐渐有愈来愈热烈的趋势!如果说前两点任意是有很大把握的话。那么最后一点,任意是百分百地肯定!因为在那与绾绾独处的几个时辰里,任意切实感同身受到什么是一见如故的滋味!由最初的逐渐消减戒心到言谈欢晏不过是半天工夫而已!如果说所谓的一见钟情这种事情出现在自己身上,任意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论调的。事实上,任意仍然清楚地记得在东平王宅初见绾绾时,自己的心情虽有惊艳之感但绝对没有现在这种似乎与生命相连系的亲和感和莫名的吸引力。而且反观绾绾,虽然任意对魔门阴癸派门人了解说不上什么了若指掌,但绝对可以确定:那种言谈间流露出来的真心喜悦与欢愉之情绝对不是一个合格传人的应有表现,就算自己目前的身份够微妙,也绝不会让绾绾热情到这种地步!事实上,任意在了解到大概情况后就匆匆跑到外面来沉思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受不了那种似乎顺利得过分的气氛和心中那种愈来愈强烈的奇妙感觉。“自己是否作茧自缚呢?”想起那友好得有些诡异的会谈任意的心头不由出现这样一种忧虑。“也许是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在心境有些烦乱的情况下,任意明显作出了安慰性质的感叹。“算了,大好时光何必浪费在这里。”不知出于逃避还是什么原因任意决定到处走走。“喝!”清叱一声,任意的身形自崖边拔地而起。如矫健雄鹰般扶摇直上,直至十余丈的高空才缓下速度以平飞的方式纵情翱翔在高空之中。当然,与一般的轻功高手明显不同的是,任意对于如何在空中飞舞显然已经超出了一般武者的认识。与一般高手的凭胸中一口真气在空中苦苦支撑,最长时间也不过一刻就因真气耗尽或者因找不到借力点而落下地来的御气飞行不同。任意在空中似乎不受此类限制。不但在空中花样姿态百出,而且身形圆转如意不见一分停滞和下坠。看得自诩轻功为天下一绝的无争子目瞪口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任意在空中转折自如的身法。“厉害!”看着任意在空中飞舞了将近半个时辰仍是一幅精神满满,意犹未尽的样子。深知其中难度的无争子不禁从心底首次生出对任意的敬佩之心。同时心底也在不断盘算和猜测:“驭气极境,纵横青冥!漫步虚空,如履实地!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已经绝迹的驭气行空之术?这样看来……”在无争子带着羡慕和变得炽热的眼神中任意终于降了下来。尽管在空中飞舞了许久,但任意身上仍然未见气喘,显然留有余地。至于为什么下来,原因么……“你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任意看似随意地向无争子提道。“说来,还要多感谢你的出手救助,有你帮忙我治疗她的伤势可就省事了许多!”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新闻资讯,任意突然提及无争子心中的隐忧。“本来我是想将这驭气行空之术作为谢礼传给你新闻资讯,不过……”无争子的心情顿时紧张了起来。“什么人?出来!”任意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乍起。转向安乐居远处的竹林之中。显然发觉了不速之客。“这句话该我来问新闻资讯,想不到我不在牧场几天,竟来了不少贵客。只是不同我这个主人打个招呼。似乎不合礼数。”一把带着几许威严和冷傲之气的柔美声线自林中传出。随着微带怒意的话语,发话者从竹林中从容步出。一位仪态万千,乌黑漂亮的秀发像两道小瀑布般倾泻在她刀削似的香肩处,美得异乎寻常,差可以跟绾绾媲美的劲服女郎缓缓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一身适体的淡雅装束更突出了她出众的脸庞和晒得古铜色闪闪发亮的娇嫩肌肤,散发着灼热的青春和令人艳羡的健康气息。她那对美眸深邃难测,浓密的眼睫毛更为她这双像荡漾着最香最醇的仙酿的凤目增添了她的神秘感。“商秀峋!”联系方才对方的言语,任意已然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正是,你就是那个任意!”出乎意料地,商秀峋也一口道出了任意的名字。任意皱了皱眉,沉吟一会,又向竹影婆娑的竹林中喝道:“两个小子滚出来!我知道你们来了。”“大哥呀,不能怪我。是小陵那家伙重色忘友,先招出来的。我可是清白的……”寇仲的声线远远传来。“闭嘴!”商秀峋的秀靥上闪过一抹气恼之色,怒道。嘻嘻哈哈的寇仲和脸色有些窘迫的徐子陵走了过来。徐子陵正要开口解释,被任意摆手制止。“不必了,小陵你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从来不肯谎言骗人。寇仲向来爱开玩笑,他的话你也不必太过在意。何况……我们这些人不告而至,确实有些唐突。还请商场主见谅。”出乎众人意料地,任意一下子变得彬彬有礼起来。语气也是少有的温和。“你……”一时间商秀峋也颇为讶异。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记起此行的目的。以冷淡的语气问道:“邪帝名满天下,不知不请自至有何贵干?”言语之中带着明显的戒意。显然任意的魔门‘邪帝’身份令她无法放松。“看来魔门的名声着实不大好,连没有什么恶迹的自己也饱受牵连。看来在造势一方面。魔门已经远远不如静斋在江湖人士心中的地位。看来自己一统魔门后免不了来一次大的整改行动……”任意见微知著,已然对魔门目前在江湖中的地位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场主不要误会,我此来不过是顺道带一个朋友来觅地疗伤。如今事情已经解决得差不多。若是打扰了此地清静,任意即刻带人离开此地。”盘算了一下以后的计划和行程,任意谦和地表示了去意。“疗伤?”商秀峋的语气微带怀疑意味,咄咄逼人道:“不知你那位受伤的朋友在哪里,可否见上一见。”任意皱了皱眉,显然对这种态度极为不快。不过看到寇徐两人递过来的示意自己忍让的眼色。沉吟道:“好吧。不过……”一把柔美恬然的声线响起:“让圣帝费心了,这位姐姐小妹前日微有小恙,行动不便多有打扰,还请见谅。”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不知何时来到附近的绾绾如飘忽不定的精灵般出现在众人身侧,正对商秀峋行礼拜下。“大哥,这就是那位……”寇仲指着已然有着洗心换质般变化的绾绾惊道。显然绾绾的对变化超乎理解之外。商秀峋的脸色更是转换非常,不知悲喜。任意默默地吸了口气,稳定一下心神才道:“洗心换质,无相无常。随心所欲,本相明见!这就是踏入‘无相’极境后必然的变化!武学极境, 白小姐中特网四肖选一肖去到尽头。便晋入‘无道’之境。若能勘破无道,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再进一步便是达至破碎虚空的‘天人之境’!所谓千百年来人们苦苦追求的‘天道’就是‘天人之境’。千百年来传说的‘悟道’就是领悟‘无道’进而堪破‘天道’!而‘无道’乃悟道之始,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每个人竟入此等境界皆会有不同领悟。当今天下所谓的四大奇书所揭示的就是这个境界。而无相之境正是竟入‘无道’境界后方能达成。你们如果有一天竟入‘无道’之境,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洗心换质也不是难事。”“顿悟天道既能白日飞升,羽化登仙。那领悟无道岂不就是半个神仙!天下还有谁能抗手?”仔细地打量了风采夺目,有若女神的绾绾,寇仲愈发坚持这一观点。“两者虽然只有一步之差,但差距又岂可以道理计,就象成功与失败往往也不过一线之隔,但却是截然不同的结局。无道就象已经看到了通往彼岸的大门,而天道就是已经迈入那道大门。至于能不能走完其间相隔的那一段路程,就是关键中的关键!而要想顺利通过这一段路程没有圆通的心境是无法成功的。要知道愈高等的武学到后面对心境的要求越高!所以为了能够专心一致,不出以外。绝大部分的高等武学都是抛情弃欲,以减少心魔作祟。在这方面,静斋的《慈航剑典》和魔门的《天魔策》就是一个典型!所以历代承传者都不能……”“太可怕了,做人做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意思!这样的天道不要也罢!”寇仲好不容易听完,就大声嚷嚷起来。任意微笑道:“你能有此觉悟实在是难得,比起历代那些不知变通的家伙来强上许多。历代追求天道者绝不乏才智过人之士。可惜,能达成目的者,万不存一!你们可知为何?”任意的语气到后来已经带上一分自豪。“还请圣帝指教!”却是绾绾忍不住问道。“因为”任意的语气带上一点讽刺:“他们太过固执,一心沉醉于悟道钻研。却浑然忘记:苍茫天地,何谓大道!所谓的道,本是来源于对自然万物宇宙穹苍间暗蕴的规律的感悟。既来源于自然当将顺其自然。惟有将自身这一小天地与身外的自然大天地相契合方能达到真正的‘天人合一’之境!而人生来有七情六欲,这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乃是自然造化之物。而有求天道者将其弃于不顾,岂不是大违自然之道!既然已经作不到契合自然。何来真正悟道成功!可笑此等道理本不难懂,但是多少才智之士竟偏失此道。所谓造化,果然奇妙。”一时间,众人皆为任意的新奇观点所震。在场众人皆是武道有成之人,对任意的观点自然别有感触。“多谢圣帝指点!解我门千年之惑。”良久,绾绾自沉思中醒悟拜谢道。“不必多礼,真正该道谢的应该是林中的那位朋友。既来之,则安之。出来吧,虽然你已将自己的气息完全封闭在自身的气场之内,更能隐匿形迹。但对于已经开启神识的我来说,纵你能逃脱六识的察觉,也避不过这远超六识的天人识。”任意话未说完,无形剑气已是呼啸而出,直指远处的竹林深处。然后,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任意身形飞射入林中开始了激烈的搏斗。不过显得诡异的是,虽然竹林中气劲交激,四散的掌力和强绝的功力带起的狂风片刻将大片竹林刮到,以任意为中心形成一片大的空地。并随着任意的快速移动以摧枯拉朽之势荡平整座竹林。但始终不见任意的对手显身。似乎任意在与无形的空气相斗一般。“他在干什么?一个人拆起林子来了,显示他功力深厚吗?魔门的人果然不可理喻!”早有成见的商秀峋嘀咕道。不过较为理解任意的双龙绝不会认为任意是在胡闹。对于这个来历神秘的大哥的厉害之处,新闻资讯他们可是领教得多了。寇仲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提醒道:“小心不要让大哥听到,大哥的脾气可不是小陵那般好。想起来,当初我和小陵可是受了不少教训……”徐子陵也接着道:“虽然我无法确定,但我的灵觉告诉我,和大哥交手的绝对是一位绝世高手。想不到还有这种精于隐匿的高手……随着交手,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看来在继续隐匿形迹上对方开始支持不下去了。要不是大哥提醒,以我现在的修为只怕被对方摸到身边也无法察觉。大哥说得没错,天下果然人才辈出。妄自称尊果然徒令人发笑而已。”众人中功力最高的绾绾并没有出言,只是默默望着场中正激烈出手的任意。默默感受场中那越来越明显外泻的汽机。“就要显形了。”出于微妙的精神感应,绾绾微微叹道。在交手不到一刻的时间里,任意至少使用了不下十种武学。而且其中大部分自己绝没有见过!悄悄比较了一下自己和任意的实力,绾绾讶然发现。如果任意还有更多绝技没有显现的话,纵然自己此刻已经是天魔之身绝对捱不过任意那中变幻无穷、威力绝伦的有若怒海狂潮、无休无止的攻击。“这就是圣帝真正的实力。果然是大开眼界。换了自己,恐怕已经落败了。武道究极果然永无止境……”怀着几分惊叹与感慨。绾绾的心情再度复杂起来。“破!”任意双手交互,发出一刚一柔两道性质相反的气劲。两道同源真劲在任意巧妙的控制下以一定频率切合在一切形成威力更巨的螺旋劲道。狠狠破入对方那已有些松动的密闭气场中。“噗!噗噗噗噗噗!”随着一阵连绵密集的脆响。对方的汽场终于被打开了一个大的缺口。一条隐约的身影浮现。“轰!”巨大的气浪冲击声爆起。在汽场即将崩溃的一刹,对方鼓动护身的真力将任意远远迫开。然后,在气浪翻涌中,一条身影缓缓顺着气流飘落,现出庐山真面目!流转乌润光泽的如云秀发如飞瀑般直落腰间,一身紧身黑衣勾勒出皎好的身材,完美展露的曲线隐映出绝世傲然、独特例行的飒爽风姿。清冷的冰眸中透出清冽自若的神光,淡漠无波的眼神尽展坚强无隙的意志。一种遗世独立、孤傲绝伦的气韵散布开来。孤清淡泊的中暗蕴冰冷袭人的孤高奇傲特质,有若天边冷月般令人景仰而又生遥不可及之感。但与此同时,一种昭示极度活力的飞扬热烈气息自其身上隐隐析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宛若天成地融和无间,形成更为明显的特征予人以深刻印象。“令人头痛呀,还是最为麻烦的那种对手。”短短一个照面,任意已经将对方列入平生劲敌之类。至于原因,只要看到那种令人极为不适应的淡漠眼神。任意就再无怀疑。对于这种眼神,任意是绝不陌生的。无论是在夜狂风还是在自己身上,任意都是深有体会。那种将天地万物视为虚无,苍莽众生视作蝼蚁的感觉,任意绝不会弄错。这种超脱的神态惟有心境达到看透一切的境界方能达到。任意和夜狂风可以说占了先天优势,心境达到这种地步自然容易许多。而现在竟然再度出现一位这样的人物,只此一点任意就无法轻松。更何况在刚才的交锋中,任意深知自己绝对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换句话说,这是一个自己没有把握战胜的对手。一个足以真正威胁到自己的强大变数啊!“静斋传人——阑月影!奉命取回和氏璧!”淡淡的语气带着无法言谕的威势,在众人心中猛地晃悠了一下。“真是意外不断,愈来愈刺激啊!”任意在心中苦笑一声。“只是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的计划还能顺利实施吗?”任意的神色终于再次变得凝重起来。这一刻,任意终于认真起来。“也许,是我尽展实力的时候了!”任意在心中默默念道。任意仔细打量着这个初次碰面的强劲对手。不同于南方的娇俏女子,阑月影的身段极高,言行举止隐隐带有一种摄人的威势。这种威势任意并不陌生,在不少人身上任意都有感触。比如现在的寇仲亦不时流露出这种上位者方有的气势。任意的目光集中在阑月影腰间的那一柄样式独特的连鞘弯刀上。与域外流行的一般弯刀不同的是,这柄弯刀无论在外观和造型上都显示了不凡之处。金色的刀鞘配上金线缠绕的刀柄,弯斜有如半轮圆月的刀身再带上刀鞘上样式古朴的符状花纹。整柄弯刀予人一种强烈的神秘气息。一时间,任意深深感到它的来历定然非同小可。见到任意死死盯住自己腰间的弯刀。阑月影那冰山般沉静的脸上也出现一丝异色。随之清冷的声线再度响起:“这是我族历代传承圣物——月华!不但锋锐无比,而且有神妙异能!是战是和,邪帝自择!”寥寥几句不但点明自己的优势,显出落落大方的气度而且将决定权抛给任意,展现了高明的策略和不战屈人的智慧。“如果有选择,我实在不愿树立你这种对手。说实话,和你交手我并没有稳胜的把握。而且和氏璧也不在我的手里,你就是打赢了这一场也达不到目的。我们如果交手,实在有些没有必要。”默然半晌,理智判断了形势的任意叹道。阑月影也现出一丝怅意:“不错,你是我到目前为止无法看透的第一个对手。你的实力让我也无从揣度。不过只有迎难而上,才能更攀高峰。不管如何,如果你接不下我的影月刀法,败亡是你唯一的命运!”“影月刀法到目前为止我只创出三式,分别为阑珊月影、影月无踪和月映天华!其中影月无踪你已经见识过,接我另外两招!”声线依然是那么冰冷,不过任意还是听出里面暗蕴的一丝兴奋和期待。“看来我这个免费的试招人选是免不掉了。”心中苦笑,胸中却燃起无穷斗志和战意。人生能有几回搏!“阑珊月影!”随着清冷声线出现的,是一道闪亮快捷有如列缺霹雳的刀光!不过任意早有准备,身形微晃宛若飘絮般顺着弯刀劈出带起的气流以毫厘之差惊险无比地避过。一击无功,有如实质的刀光转即如水面涟漪一样扩散开来,紧追任意身形不舍。而阑月影的身影再度隐入不现。凭着察可入微的神识,任意瞬间把握到阑月影正在高速移动,已经到达自己的后方!正准备来个前后夹击。任意足尖往地面一点,身形一飞冲天,翩然直上。然后在空中稳住身形,挥手一阵剑气劈向处于隐身状态的阑月影。只要自己把握了制空权,胜利的天平应该会偏向自己吧!任意在心中畅快地想道。驭气行空之术可是他的一大秘技!不过下一刻,任意就高兴不起来了。阑月影的身形再度显现出来,挥刀冲入自己先前发出的刀气中。在任意惊奇的目光中,已经发出的实质如光芒的刀气竟然被长鲸吸水般地会聚到月华之上。而下一瞬间,阑月影已经挟着无边威势人到刀合一飞射而至。任意浮现出开怀笑意。然后向一块笨重的石头一样迅速从空中落了下去。论及在空中挥洒自如,任意有绝对的信心。身形升到极点后的阑月影仍不见半分失望神色,弯刀朝天一举,然后迅捷无比地劈下。顿时,下方方圆十丈的范围内。被点点从刀身溢出的银色光辉笼罩。点点莹光有如夜间阑珊星火引人注目,着实是美丽非凡。不过任意却知道这看似美丽的点点莹光却是实质化的刀气凝成,沾上一星半点绝对是糟糕至极的场面!可是在阑月影这种超大范围的刀势笼罩中的任意已经没有躲避的可能!而要化去这周遭的刀气势必要花些时间,但阑月影那时只怕已经趁机杀下。一心两用下任意可没有什么把握自己能站到最后。“这么快就要自己出底牌。实在有些不甘心啊!”心底抱怨,任意动作可是不慢半分。双手虚合,同时气势暴涨,外散的气机将点点寒星远远吹开。此时,下落的阑月影已经自空中落至,抡刀劈来!任意猛地以轮抱的双手迎上。一团跃动的光焰毫不偏差地迎上犀利的刀锋。极阳之炎——至尊纯阳诀三大杀技(极阳之炎、生死符、震裂波)之一。威力足以媲美传说中修真之士所使的三昧真火!尽管所修时日尚短,仅能发挥出这一招的小部分威力。但深知其威力底细的任意有相当大的把握破敌。至尊纯阳诀作为逍遥派至高的武学典籍,与其说是一部武学奇书不如说是一种修真法门!这一点平时涉猎颇多的任意还是可以确定的。自古以来便有修真悟道一说。所谓修真,自然就是那些古代修士对于白日飞升的追求过程。而悟道,自然是体悟天道,破碎虚空!在本质上可以说是殊途同归!不过一个耗时颇长,往往以百年为单位,即便千年苦修也往往难成夙愿。一个费时较短,往往有天纵奇才不到百年便破空而去!不过两者的风险也大不相同。修真虽然也重资质,但是也不过百中选一。而悟道有成者,从来都是万中无一!这其间缘由,不仅仅因为修真之士的寿命往往百十倍于悟道者,从而使成功几率大增。还由于修真总是有迹可循,只要专心一意总会有些得获。而悟道全凭那偶尔一现的灵感再者由于修行方式不同悟道者的寿命也往往有限此消彼长下自然难度高上百倍。而独尊纯阳诀竟然是两相结合的奇著!所以任意当初在川中小谷寻法复原时翻检一下各种秘籍时发现此中奥秘后立马全力专修此功法。由于任意先前修习的北冥神功本来就是逍遥派用来筑基的心法。所以转换武学来没有丝毫不适,短短时间内已经有所成就,能够打出三大杀技之一。虽然威力未免不足,对于但是这等超越常规的招式,任意还是很有信心的。刀锋毫不费力地破入光焰!但在此时,璀璨夺目光芒竟起!刺目耀眼的光芒就连天边太阳的光辉也是盖过!不说当场其中的阑月影,远处观战的几人也在这眩目光芒下一时神志迷乱,只觉得天地间尽是一片白炽!任意早已远离中心地带。更布下重重气罩,护住双目。虽是早有准备,但也是受到不小刺激。好在神识布散开来,完全可以代目侦测。倒也不致对身外事物一无所知。只是光焰爆散中心能量太过集中,一时间也难得观测到详实状况。许久,炽烈光芒逐渐散去。待到任意再度望向场中。却是暗暗叫苦,阑月影一脸闲适轻抚月华,明显没受到什么影响。反观月华刀身,竟似有如镀上一层流光,半指宽的刃面上宝光流转,盈盈不休。显然产生了不为人知的玄奥变化!在任意的大惑不解中,阑月影回刀入鞘,随后身形倒退疾掠遁往远方,化作黑点不见。天地间淡淡喜悦在风中传扬:“我族圣物月华之谜今日终于得解。月华,月华,月映天华,原来如此。待到尽解今日所得,月影再来讨教!”

  2008/2009速度滑冰全国联赛哈尔滨站,来自全国的速度滑冰选手有序地飞速滑行在一个比标准足球场还大的冰面上,但数百人中,除了队友和教练,已经在冰上“苦”了8年的张虹“一个都不认识”。

原标题:不止《怒之铁拳4》!11款新式横版清关动作游戏

,,香港正版王中王中特网站

Powered by 香港6合码平特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