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魔门会武(21/47)

admin
窗外,夕阳斜照。屋内,纷争顿起。“要我和那妖妇和解?这绝不可能!老夫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也一定要报当年那一箭之仇!“安乐居内,鲁妙子咆哮道。其神态之狠厉,语气之坚定看得双龙直摇头,对任意异想天开的想法更是不抱希望。这一次本来在双龙帮中处理事物的鲁妙子在接到双龙的通知后,从百忙中脱身出来赶来见任意。本意是商量一下如何在目前形势大好的情况下继续发展和对付阴癸派,不料不但见到任意将魔门妖女带到自己的小窝疗伤,而且任意还劝他放下往日的仇怨,商量如何与阴癸派合作的事情。暴怒之下,鲁妙子傲气的性子发作,愤然出言,毫不退步。任意不慌不忙地端起茶盏,轻饮了一口香茗。待到鲁妙子怒气过后,才慢悠悠地道:“我只问你一句,若是阴后落在你手里,你真的下得了手么?““废话!老夫这三十年来日思夜想的就是如何令她痛不欲生!一旦她落到老夫手中,哼哼,此话休要再提。老夫有生之年有那妖妇誓不两立!“鲁妙子以绝不变更的语气道。不过在任意看来确实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出于对鲁妙子的了解,任意还是十分理解他的心情:少年成名,胸中所学足以指点江山,一身武艺足以行足天下。在正欲大展宏图,逐鹿天下之际却被自己所倾心的女子所背弃,更是丝毫不留情面千里追杀,让有志天下之士只得终老山林,此生再无翻盘胜算!这等遭遇,无论于情于理,任何一方面都足以令人为之发狂!从这些方面来看,鲁妙子确实有足够的理由来痛恨阴后。只是,这世间不可推测之事。莫过于一个‘情‘字。鲁妙子虽然不是天生的情种,但是在任意的认知中。也绝然不是那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的枭雄之态。不然当年也不致一败涂地,再无翻身机会。一旦面临那昔日有自己缠绵不休的故人,纵使已经互为仇敌,要他亲自动手也是--情何以堪!多半便下不了手。既然如此,还不如洒脱一点,不再计较此事。“多情自古空于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千古风流愁何物,多情总被无情扰!“任意慨然感叹出声,然后长身而起走向屋外。慢慢融入屋外那廖广的天地。余下歌声在天地间回荡。“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古今兴亡多少事,转瞬白首叹尘封!敢问世间情何物,生死交缠两相负!本来得意马蹄轻,却枕黄粱梦成空!是非成败转头空,几度折柳夕阳红!“鲁妙子望着窗外任意远去的身影,口中重复着任意的唱词。久久矗立,良久一声长叹响起,已是泪流满面。双龙彼此使了个眼色,悄悄地跟了出去。“大哥,其实不必要这样的。我们的实力已经不弱。虽然目前无法与阴癸派一较高下,但她们应该也奈何不了我们。何必一定要和阴癸派合作。其实,老爹。.。.我是说江淮军的杜伏威是个更好的选择!怎么说也是拥军数十万,赫赫有名的一大义军!论起势力声望比阴癸派可是深厚了许多。“寇仲追上了任意说道。“杜伏威?你什么时候和他扯上了关系?老爹香港6合码平特一肖,看来还不简单。“任意顺便想起那次吃了大亏的遭遇。“还不是寇仲这小子油腔滑调乱拉关系!“更上来的徐子陵洒道。“上次去找东溟派买兵器的途中仗着武艺有点成就一路上招摇生事香港6合码平特一肖,到处找沿途遇到高手比试香港6合码平特一肖,结果遇上了孤身出游的杜伏威。两相不让下就动手比试起来。结果在人家手了见撑不过几招,就胡说起来,还把我算上了进去。结果一场比试下来,硬是多结了个亲戚!“寇仲有点脸红地强辩道:“这也是为了我们以后着想。你想想,杜伏威这等手握实权,威震天下的大人物对我们以后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再说,这叫英雄相惜……“任意截道:“与杜伏威交好倒不是什么坏事。江淮军的势力范围与双龙帮也有接触,实力也是不弱。对于你们以后的发展也是很有好处。若是只要割据确实是不错的盟友,只是要论及争霸天下。江淮军有三大硬伤:其一,江淮军军纪太差不得民心,这种情况历来为兵家大忌。但杜伏威竟然目光肤浅不为在意,在这个八方势力林立,大有收揽人心必要的乱世时局注定不是争天下的料!其二,江淮军并非杜伏威一人所有。江淮军中与他同时起事的辅公拓可不是易与之辈。这就注定他无法独掌大权,不可能得心应手。其三,杜伏威此人并非有开国立朝的雄才大略和心机决断,并没有那种气吞山河,舍我其谁的霸主雄才而且目光肤浅最终的结果不过为他人作嫁罢了!历来争天下者,武力,思想,民心,建设必不可少。只懂武力相攻不过一匹夫尔,纵然纵横天下一时风光最终难逃败亡命运!所谓王者,就是要懂得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因素为自己开路!思人所不能思!为人所不能为!不但要比其他人看得更远,更要有独断一面的魄力!放眼天下,满足这几个条件的人屈指可数。而寇仲你现在根本就还未有此感悟,比起杜伏威来更是不如。所以为了以后打算,联合阴癸派誓在必行!阴癸派的隐藏势力虽然还比不上白道的静斋慈航。但是几十年来累积的实力也是决不下于江淮军!而且,你们的大哥还另有打算,就算这一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还有另外一招!至于你们的师傅,凭你们对他的了解。他是那种可以抛下旧情狠下心来复仇的人吗?“寇衷歪着脑袋想了想:“大哥你说的还真是有道理!让我们愈发觉得你高深莫测了!谁要是你的敌人,估计连睡觉也要不安稳了。“徐子陵也赞同地点了点头:“大哥给我的印象是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大哥的。只是寇仲的事,只怕大哥也要头痛了。李秀宁可是早有婚约在身,而且据我们的情报,她的未婚夫柴绍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更麻烦的是,两人之间还是一幅伉俪情深的样子!依我看,寇仲还是尽早死心,退出这场纷争比较好!免得日后……“听得兄弟如此言语,寇仲眼神一暗,显然也是大为苦恼。任意皱眉道:“男女情事,历来甚是微妙!不可以常理揣度。这李秀宁长于富贵世家,深庭高阁。与外人的接触尤其是同龄男子可想而知必然有限。这种门庭高贵,自命不凡的世家显族自然有大把的规矩和束缚。这种环境中长大的娇贵女子往往是作为两方势力派系相互示好的代表,作为连接两种势力的纽带--以联姻的方式稳固两方的关系。其实就是变相的一种政治牺牲品而已。而他之所以喜欢柴绍,不过是对外界接触过少和种种环境因素制约影响。而在长期的潜移默化下的一种表现罢了!一旦有机会遇上自己更好的选择,往往便会心生迷惘,再度置疑自己的选择!这种现象历代并不少见。所以,既然她对你的印象还是不错, 三肖选一肖期期准寇仲你还是有很大机会的!至于最终结果如何,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就要看你是否比得上柴绍在她心中的位置以及李家对你的承认了。告诉我, 香港内部平特一肖一码寇仲你是否有信心比得上柴绍这种高某大阀出生。自小便高高在上享有一切的锦衣公子?“几乎没有男人愿意承认自己不如情敌的, 香港最准四肖中特选一肖更何况是寇仲这种正意气风发,奋发向上的有为人士再加上任意最后那一句所引起的“阶级仇恨“。于是任意得到了自己意料中的答案。“不!我寇仲从来就不比人差。凭什么这些贵公子生来便享有一切!我寇仲就是要斗上一斗!让世人知道什么才是真豪杰!“被任意的一番话点燃心中的希望与斗志以及与生俱来的社会低层人员对于高高在上的高门大阀主宰一切的忿忿不平怒意。寇仲神情激动,大放豪言。“对!好男儿自当如此!待与阴癸派结盟一事了后,大哥会给你一个惊喜!让李家无法介入你和李秀宁的事情!到时候就看你的本事了!“不着痕迹地化解了寇仲的心结后,任意笑意吟吟地保证道。“我不会让大哥失望的!“重新焕发神采的寇仲精神大振道。顺便拿徐子陵开刷:“大哥,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也该为小陵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了。依我看,大哥找个机会替小陵上东溟派提亲罢了……或者,就直接找师傅商量,向商场主表示一下小陵的爱慕之心!……小陵,不要跑呀!兄弟我可是全心全意为你着想,好机会别错过啊……“原野上回荡着寇仲带几分兴奋与笑意的呼声。望着两个在原野上相互追逐,雀起鹳落的远去身影。感受到两人言笑间的真挚感情。纵然素来淡漠超然的任意也是颇为感慨:苍茫世间,若有那么一位生死至交,同道知己来分享你的快乐,分担你的忧愁……那么这就是幸福的涵义吧!一时间,孤寂高寒之感充斥任意的胸怀。不过片刻,任意已经自感怀中清醒:这一切的一切于自己来讲,只是一场游戏罢了。何必太过投入!不过心底也有另一个声音响起:所谓人生,还不是另一种形式更为真实的游戏。一样的短暂,一样的迷离。一样的最终一切化为乌有……“自己太敏感了。”哑然失笑下,任意开始留意周围环境起来。天际暮色斜阳,整个天地在晚霞映衬下染上一层斑斓的瑰色。点点金色余辉更是将这一小方天地衬得如梦似幻。天高风急处,不时有飞鸟逝过。极目天舒处,整个牧场笼在宁谧安详的气氛中。远望处,灯火阑珊炊烟起近野处,憩马游畜踏徐风山河如画,至景胜诗!环顾种种,任意心中升起一股豪情:寂寥天廓,流金岁月,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洛阳。在绾绾的带引下,任意在转过几条巷道后。终于来到一座大宅院前。绾绾顿在门前,先伸手拉起大门右侧的铁环轻轻扣了几下。然后拉起左环又敲了几下。两次举动间左右环响起的声音一个清越一个沉闷,显然是一种讯号。“请圣帝稍等。”忙完这一切的绾绾回首对任意歉道。“看来阴癸派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连日常行动也是如此谨慎……魔门中人还真是小心翼翼,看来自己这次行动阻力必然不小……不过究于你们自私自利的缺陷,阴癸派啊,必然逃不过我的把握!……”任意面带微笑,心里却在不断盘算待会如何行事,好达到自己的目的。很快,紧闭的大门打开了。一位一头银发的诡艳女子现身出来,见到形质大变的绾绾和镇静自若的任意。微微一鄂,不过很快便镇静下来,传话道:“宗主在内堂等候,派旦梅前来接引。”然后一言不发,径自走在前面引路。穿过几道回廊和拱门,任意终于来到一座雅致的阁楼前。来到楼前,旦梅顿足道:“宗主就在里面等候圣帝大驾,香港6合码平特一肖旦梅职责所在不再相送。”任意也不在意,大步向前推开紧闭的大门,跨入厅内。厅内布置讲究,墙上还挂有书画一类的装饰,最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两排共十余张椅子上各位有一位身形妙曼,姿容出众的女子。这些女子或清丽,或柔媚,或端庄,或妖艳。都是平时难得一见的超一流美女。置身此地,着实有百花齐放,万花丛中的感觉。若是定力稍差,见到如此多的风姿各异的顶级美女,恐怕早已是目瞪口呆,举止失常。不过对于不能以常例来计量的任意来说,显然是没什么吸引力。任意的目光稍一扫顿,便望向两列椅子尽头,斜倚在一张胡案上的一轻纱丽人。在短短的瞬间,任意已经判断出众人功力深浅,这位功力最高的丽人无疑就是闻名遐迩的隐后——祝玉研!“拜见师尊,绾儿幸不辱命,将圣帝请倒。”身后绾绾的举动顿时证实了任意的猜测。斜倚在案上的祝玉研打量了绾绾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眼睛。更至惊呼出声:“这是……难道……绾儿,你已经迈入本门至高的无相天魔境界,成就无上天魔之身!”掩饰不住的惊诧语气带着明显的疑惑和不解却又有一分淡淡的喜悦蕴在其中。闻得如此言语,早已注意到绾绾不同寻常的阴癸派一众元老顿时神色大变,表情却显然与祝玉研那发自内心的喜悦不同。见得此景,任意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推测:阴癸派内部果然纷乱不已。全凭阴后祝玉研的全力压服才暂时没有分裂迹象保持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看来自己这一趟没有白跑,接下来就看你们相互间的勾心斗角达到什么程度,让我试探一下你们在重利临头前的反应……”任意不动声色地思索道。“绾儿可是抵达了天魔功的至高境界--无相天魔。成就无拘无限的天魔之身。“祝玉研惊喜道。“师尊明慧。在圣帝的鼎立相助下,绾绾得以功成。““好!好!圣帝援手之德,阴癸派必不相忘!“祝玉研心情显然极为欢愉,许下重诺。“祝宗主言重了。这也是宗主眼光高明有先见之明。令徒资质超凡,在下不过顺水推舟略尽小力而已。可惜宗主只有这一个传人否则难保不定这世上又多了一个绝世高手!“任意装作不知内情,叹息道。心下暗想,这么一个香饵。不怕你不上勾。祝玉研果然意动,动容道:“本座倒是还有一位徒儿,只是资质较起绾儿来稍有不足……“任意哈哈一笑:“宗主的眼光自然是不差的。可否见上一见。圣极宗历来典籍颇多,两相补助,自然互利互裨。“祝玉研对门外吩咐道:“将清儿唤来。“不多时,一位白衣少女已推门而入,来到厅内。环礼拜道:“清儿拜见师尊和各位长老。“祝玉研示意道:“不必多礼。速来见过我门的圣帝。“白清儿低首走到任意生前,恭谨礼道:“清儿拜见圣帝。“任意轻声道:“不必拘礼,抬起头来。“白清儿乖巧地顿首,现出足以比拟绾绾的清丽娇容。任意双目神光暴涨,神识全力运转。顷刻间将白清儿体内的真气流通路径和实力深浅察得一清清楚。再对照自己头脑中那紧记的种种深奥武学,微一思索间已有决定。“令徒练得应该不是天魔大法,而是脱胎于其间的另一种功法。“任意胸有成竹地道。“不错。天魔大法修炼太过艰辛,清儿修习的是诧女迷魂大法。“祝玉研诧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法练到最后一定有借外力取阳补阴的步骤。“任意断然定论,不顾在场的阴癸派众人神色大异,继续说了下去。“武学之道,无外乎天人交感,阴阳互化。然后阴阳相济,通晓五行。最后乃至穹苍悟道,得道飞升!这期间每一步都是不容走错,否则纵然能得益一时,但偏离大道,终生天道无望,最终不过幻梦一场!此类功法就是犯此大忌!虽然能够避过阴极生阳,阴阳互化这一漫长的过程。但是外来驳杂之精又怎及得上自身淬天地元气而化之元精有效。一旦功力不纯,纵然有量也无法产生质变,无法再更上重楼,得窥大道门径!“任意以行家的口吻定言道。“本派尚有双修之术,或可……“迟疑了片刻,祝玉研缓道。任意以了然于胸的语气道:“世人皆知双修之术奇妙无比,比起单独苦修确实进境快截良多。只是对于双修之术的了解,又有几人知其真义。简而言之,双修之术之精要在于合籍双修,而历来被人们把其与之混为一谈的合体双修不过只是微末之道!而合籍双修乃重在精神层次的交流和契合!必须是已经初步悟道,迈入精神层次的感悟和运用这一境界方能进行。而历代达此境界者,无不是有单独能力悟道飞升之士,既然独力可支,那么有又何必徒增变数!须知双修之术一旦开始,势不可能中止,一旦有一方不测。则两者皆是惨淡收场!所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而世间最难测度之事莫过于人心!最难理解之物莫过于情感!所以历来双修之术并不被人推崇。而宗主所知,无非是合体双修而已,此等技巧不过雕虫小道。又岂能作补天之用!““那圣帝意下如何!“任意这一番话显然将众人镇住。“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阙有余……“任意随口一阵口诀,然后掏出一部<<九阴真经>>交到白清儿手中。语气珍重地道:“你所幸修习还未到关键时分,尚有补遗之法。此乃无上宝典。细加参悟,日后成就不可限量!“白清儿为人乖巧,急忙道谢退下。注意到其眼中飞闪而逝的带着狂喜,震惊,感激与了然的眼神,任意在瞬时明了,自己收买人心的第一步已经成功踏出。“那么。第二步也可以开始了。“任意既然下了决定,就绝不会浪费时间。当即朗声道:“其实圣极宗中尚有不少典籍可以进一步提高在座各位长老的实力。本座此来的目的,各位也早已了然。为了表示诚意,以及光大圣门。本帝愿意公开圣极宗部分典籍供贵派挑选习练!宗主意下如何!“任意再度抛出猛料刺激在座众人。一时间,纵使列座众人皆是功力有成,处变不惊之辈也被任意再三带来的惊喜和魔门历史上这从未有过的“慷慨“举动所震惊!毕竟,自魔门分裂后虽然名义上还是同门中人。但不同派系之间,往往相互间的勾心斗角甚至比对白道中人还要惨烈!几时见过这种行为!出于早已根深蒂固的自私狭隘观念所限,厅内众人的惊诧程度可想而知。“圣帝此言当真?“阴癸派的一位仅位于阴后下首的长老甚至失态,离座而起质疑道。任意顺声望去,只见其身材高挑,一头长发垂在背后,长可及臀,乌黑闪亮,诱人之极。她的美丽更可直追绾绾,肤色胜雪,黛眉凝翠,桃腮含春。年纪横看竖看都不该超过二十五岁。那对翦水双瞳,更像荡漾着无限的情意,顾盼间勾魂摄魄,百媚千娇。显然魔功走的是媚功幻术一路。“君!无!戏!言!“任意以奇特地切合众人心跳频率的速度吐出字眼。一时间,厅内众人都觉得自己的心房被用大铁锤重重连续敲了四下般沉闷无比,体内的汽机被打击得四下涣散,一时间竟是手脚疲软。提不起一分力气!看到众人对望的惊骇欲绝眼神,任意满意地笑了笑。自己这次蓄意立威,为了达到佛家真言般的震慑效果,不但调用神识先在无形中把握到众人的心跳频率。然后用神识来精准地控制自己发音的速度,力度乃至范围,一切都力求达到完美的效果。尽管这短短时间损耗了近乎体内一半的真元。但是这点小小代价显然极为值得!自己已经在阴癸派众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匹敌的印象,以后只要好好把握自己收服阴癸派就不会有大的问题了。“圣帝实力果然深不可测,圣帝的来意本派已经了然。只是不知圣帝最终的意愿到底如何?是否有意重振圣门?”祝玉研不愧为久经风雨,稍一震骇后就开始直向重心所在。任意点了点头:“振兴圣门本座是势在必行!另外,圣门千年来的夙愿,无数圣门前辈的追求将在我的手上实现。一统圣门后本座会参与天下纷争,建立一个圣门中人理想的邦国!实现千年来无数先贤的宏图理想!更为重要的是圣门的思想将会渊远流长地宏扬下去!。本座已有全盘打算,不出五年,这个天下必在我掌握之中!”祝玉研叹道:“圣帝果然宏图大志,只是宏图天下不是一两日的工夫能达成的。当今天下局势大乱,四方豪杰聚来。我门虽然实力不薄,但也无此浑厚根底。圣帝何来如此自信!”“要试探我的实力么?论到讨价还价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任意心中暗笑,以了然的语气道:“本座掌握实力足以横扫长江以南,岭南以北的整个南方地区。此次前来,不过是尽量集中本门的力量为以后入主天下作个准备。圣门分裂以来,因内部不和而致使事机败退,实在是受害非浅。前车之鉴,不可再犯!至于贵派的走向,本座绝不干涉。何去何从,待时机一到,宗主自择!”阴后祝玉研何等人物,自然知道任意的一番话里的意思。更是深深明白任意的到来已经打破了自己好不容易压下派内反对派才形成现在的微妙平衡。而他看似“慷慨友好”的赠送典籍的举动必然引发阴癸派内部新一次的权利纷争!短短片刻,任意就觉察到阴癸派的内部不和,并顺机抛出这份足以改变阴癸派目前形势的“大礼”。这等心计决断,明察秋毫确实令人心惊!而且从刚才的蓄意立威表现出来的功力来看。无论如何,任意已经成为一个绝对不会被忽视的存在!那一班心怀莫测试的长老必然不会放过这等良机!自己的地位必然遭受严峻的挑战!以后阴癸派只怕是再无法保持往日的平静了。至于任意所谓的绝不干涉这等言语,不如说是向阴癸派的其他心怀异心的长老暗示:阴癸派的内部权利自己是不会追究的。无意默认了这种纷争的发生。而无论如何,获得最终胜利的一方必然无法忽视任意的存在。而内斗之后,阴癸派的实力必然减损,这种结果下任意无疑是最后的赢家。可是自己又无法拒绝任意的“好意”。虽然作为阴癸派的至高无上的宗主,但是有些事情也不是可以一手遮天的。而且无可否认,对于阴癸派来说这也是一个极大增加实力的机会。一时间,纵然祝玉研本是心计超人之辈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一次无形的较量上,任意已经占据上风。对于任意超人的观察力和心计,祝玉研也是暗暗心惊,希望我不是引狼入室!在激烈的思想纷争中,祝玉研的目光稍微在绾绾身上停顿了一下。心下稍为平静了几分:该来的始终要来!以绾绾今日已经达到无相天魔之境界的成就。只要……一切都不再是问题!怀着复杂的心情,祝玉研下了决定:“在一统圣门上,本派自然是全力支持的。本派已经联络到本门各大宗派。下月初五,会武大会将在金陵(南京)召开。圣帝既然有意,就与本派一同前往。也好为日后的合作作点铺垫。”“一切自由宗主安排!”任意卓然微笑。

  大乐透 20039期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免费提供两码中特

Powered by 香港6合码平特一肖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